吓?

“據說中國有一位竹子畫家的同事曾建議畫家使用許多天去學習竹子本身,但只能用幾分鐘來繪畫竹子本身”。 1 在某種程度上,這次展覽的作品與我一般的藝術創作方法有所不同。這是一個出乎意料但非常值得感謝的展覽邀請。 但與此同時,這展覽的期限很短。 我平時的創造作風需求我花相當多的時間去研究、計劃、思考和嘗試。因此,我的藝術創作能以緩慢,細緻等字眼形容,有時甚至一些人可能會說太過於深思熟慮。但這次因通過與Kenneth的交流(對藝術世界的評論),我很自然的就以創作者的角度粗略地提出一些我對當代藝術的批判和評論。 我這次展覽的作品可以分為三個部分:無意中聽到的談話片段,對藝術製作和歷史的評論,以及對疾病的思考。這些作品都以各自的方式提及了藝術的製作與傳播。我開始思考如何創作這個作品,以及我可以用什麼來作為構思。 我的作品的靈感來自很多地方。但主要都是來自閱讀。因天生對凡事充滿著好奇心, 我嘗試通過閱讀來了解自己。我喜歡閱讀的範圍包括科學、藝術、工程、電子、音樂、歷史(我的學位是社會歷史)等類型的小說。我長期以來一直對彼得-伯克(Peter Burke)和鮑里斯-格羅伊斯(Boris Groys)等作家的作品感興趣。他們講述了藝術如何代表權力,以及圖像如何被用於遠遠超出其審美品質的方式。關於藝術和藝術創作的很多事情一直都是關於權力及其轉移。在大多數情況下,這種權力轉移的本質是與藝術家無關的。這是因為作品成為了能被出售和轉售一種資本(請購買我的作品)。由此而言,權力,或者另一方面來說,權力的不均分配,都在這裡的兩件作品得到了直接回應。 除了閱讀,我的另一個靈感的來源來自於我所聽到的一切。隨著我的聽力下降,這變得越來越困難。但是聆聽仍然能出乎意料地揭示一些新事物。 除了閱讀,我的另一個靈感的來源來自於我所聽到的一切。隨著我的聽力下降,這變得越來越困難。但是聆聽仍然能出乎意料地揭示一些新事物。 把這一切放在一起(別擔心,我快到了),閱讀和聆聽你毫無防備的對話能闊大你的視野。傾聽藝術界的對話可能特別有趣。許多所謂 "藝術界 "的人都會將無意中聽到的評論當作軼事(我不能倖免於此)。而這些趣聞往往是關於那些沒有像大多數藝術家、策展人和收藏家那樣大量沉浸在藝術界的人。這類型行為也就是藝術界嘗試維持控製藝術權力的一種方式。也許它是所有這些東西和更多東西的辛辣菜餚。也許這一切都只是隨性的機會,猶如生死病痛或什至是中彩票。 我的作品試圖考慮關於藝術世界/系統如何運作的許多不同觀點。他們都是正確的。也都是錯的。外面的人不理解。我們裡面的人聲稱知道它是如何運作的,但實際上,我們知道嗎?難道我們只是被允許認為我們知道嗎?到底是什麼帶來了成功?天賦、營銷、運氣、態度、性感?還是別的什麼?也許它是所有這些東西和更多東西的辛辣菜餚。也許這一切都只是半隨機的機會。比如生病,或者中彩票。 最後,我想藉此感謝許多參與製作這一批作品的人。理所當然,我想感謝Kenneth 給我這次參展的機會以及挑戰我做了一些我不習慣的事情——緊迫的期限和極快的作品創造。另外,我想感謝無論是現在還是過去用不同方式去推動我的助理,Martha Hatch、Mak Ying Tung 2 和 33。最後,我想感謝所有幫助我做其他大大小小事情的人。 1 Peter Burke, Eyewitnessing: The Uses of Images as Historical Evidence,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01), pg.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