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郵件

垃圾郵件無處不在,它是我們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勉強接受了它作為現今超級互聯世界的代價。垃圾郵件像是在暢通無阻的通信系統裡,潤滑劑中的砂礫。

垃圾郵件結合了新和舊,它跨越了信息系統和消耗了大量的信息空間,但它仍需要非常傳統的模擬輸入。令人驚訝的是,它是一種利用了多元和分層勞動系統的產品。

它涉及了各種形式的人手工序,其中一部分我把它比如爲農業 : 一場增長和破壞力量之間的鬥爭。垃圾郵件的運作需要電腦農場的配合,經已編寫好的軟件(像是種子)會被分散到數字荒野,以便在歡迎電腦的肥沃土壤中紮根。然後這些種子會盡量在不引起人們的注意的情況下發芽。這些都是垃圾郵件發送者用來郵寄郵件的“殭屍網絡感染網絡”。你的電腦現在可能正被用來發送飲食補充劑廣告。病毒軟件的製作者則可以被視作從一排排農作物中除去雜草的人,他們就好像孟山都公司裡的員工和農民,只是換了一個奇怪的場景。

然後是收割機,它們收集電子郵件地址,然後把收穫在市場上進行交易和交換。最後是垃圾郵件發送者 - 是他們創造了產品,然後流入我們的世界。這個過程是互相聯繫的,在其結構中順理成章地發生。

所以在這件作品,我會按照類似的方式進行種植,和查看市場(例如淘寶採購圖紙)以協助這件作品得以完成。我還利用了我的垃圾郵件文件夾裡的原材料,並通過面書進行修改,塑造和操作它成為一個新的形態,給予了它一個新的生命。 我在思考在數位化的生活中(例如日常生活中小巧便攜的超級電腦),我們是怎樣消費的,並將其融入到此作品當中。其他部分都經已在進行中。由於我其中一部分的興趣是在平凡生活中尋找美,我會繼續在科技,繪畫,LED指示牌,口語詞彙和更多範疇裡尋找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