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世界中尋找意義和美麗

幾年前,我被引薦給諾斯魯普·弗萊(Northrup Frye)寫作,而這段話在我的腦海中浮現。在很大程度上,這套作品是我探索弗萊所寫的作品的一種方式。

“對美的追求是一種比對真理或善良的追求更危險的廢話,因為它對自尊心具有更大的誘惑力。美,與真理和善心一樣,在某種意義上能預測偉大藝術的一種品質。但刻意的美化只會削弱創意力。藝術中的美就像道德中的幸福:它可以伴隨行為,但不能成為行為的目標,就如人們不能"追求幸福",而只能追求其他可能隨帶幸福的東西。以美為目標,最多只能產生有吸引力的東西:美的質量似乎被“愉快”一詞所代表。其質量取決於對主題和技術的謹慎選擇:例如,畫家只有在教會繼續委託創作聖母瑪利亞的情況下才能產生這種品質:如果教堂要求畫家畫耶穌受難像,他只能畫出殘酷和恐怖的情感。”

諾斯魯普-弗萊,《批評的剖析》(Anatomy of Criticism),195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