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示

2015 進行中

指示

“攝影就是挪用所攝的東西 ”- 蘇珊•桑塔格

這是一個後續。由我的系列‘後浪推前浪’,我一直以一種非常脆弱和迂迴的方式,構思一個想法。我重新了解我一直敬佩的幾位藝術家的作品,特別是小野洋子和索爾•萊維特,我一直在思考作為一個藝術家應該怎樣做作品,還有如何學習。

我察覺我也像許多其他人一樣學習。透過模仿,實驗,犯錯,嘗試可能或不可能的任務或偶爾成功的經驗,所以某程度上,我是持續地複製。

我也漸漸發現其中一種學習方式是教學。

我偶爾會為有興趣提升個人願景或希望拍攝方向更清晰的人舉辦工作坊。作為其中一分子,我向參與者給了一系列的任務和練習,以幫助他們思考他們在做什麼,如何完成他們所做的工作以及為什麼他們要做這些事。有些是技術性的,其他的更像是思考練習。

從這些練習,我擴寬他們的思考,試圖質疑和邀請他們探索一些我作為一個藝術家所感興趣的各樣事情。好像是複製,語言和翻譯的不精確性,以及一如既往,有關機會和隨機的想法。我也選擇了一系列複製或傳播這些作品的方法。從在香港無處不在的亞克力標牌到凸版卡。打字卡,地毯,數碼字到語音生成器和二進制代碼。誰知道還有什麼?可能紋身也可以。

這裡是其中創作中的一部分。

2015 進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