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十月至十一月,2010

短篇故事

“所有照片都提醒我們忘記了什麽。 在這一點上 - 就像在其他方面一樣 - 它們與繪畫相反。 繪畫記錄了畫家記得的。 因爲我們每個人都忘記了不同的東西,一幅照片比一幅畫可能會根據誰在看它而改變其意義。”《約定》, “他能跑多快”,約翰·伯格

我有很多作品是關于將日常事抽象化。 我喜歡在平凡和容易被忽略的事物中尋找美感。 隨機而又沒辦法控制的事同時深深吸引著我。這些作品由已經發展了一段時間的概念和計劃演變過來。

我其中一個興趣是語言,特別是當我住在一個城市,我的母語不是主要用來溝通的語言,所以,我對如何談論語言感濃厚興趣。 語言可以描述為“美麗,醜陋,憤怒,侵略性,肌肉,柔軟,漂亮”等等。 這些相同的詞語可以用來描述物件,藝術作品和人物。 我也對視覺語言感興趣 - 圖像講故事和傳達時間的能力。 因此,我所展示的作品的代名詞爲“短篇故事”。

除了最近重讀約翰•伯格(John Berger)的著作“觀看的方式”之外,另一個啓發我做這些作品的是中國書法,其重點是和諧的美學,無論是書寫文字還是“展現的方法”。 這令我發展出一系列的作品,其敘事方法是不需要用肉眼觀看(而又抽象的),但又不像新聞攝影那樣描繪現實。觀衆會自行看見當中的轉化。 如伯格所指出,我只是衆多個作者中,其中一個嘗試講故事的人。

十月至十一月,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