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浪推前浪

2013年11月 - 12月

後浪推前浪

我像其他我懷疑的藝術家一樣,對其他藝術家的作品如何影響我的創作和發展感興趣。每當我思考這件事,我越意識到,一個偉大,崇高的藝術家形象只是一種神話式建構 ──一個陷入自我掙紮,缺失和卓越成就的浪漫故事。

我一直相信所有藝術家都是拍檔,無論他們是否這樣認為。我們不會在了無人煙的地方創作,我們沒有人是在一個重未被探索過的島嶼裏居住。作為一個藝術家,我的作品裏有絕大部分是反映已有的知識和模糊別人的原創。

我覺得更需要問的不是何爲原創,而是原創確實存在嗎?藝術是互相受影響的,不是一切都被重新安排,改進或建立嗎?但我們做創作時,我們發展一些想法,經驗或記憶。有時是故意,但有時只是無心插柳。但沒有事情是無中生有的。在我的記憶中,最後一件原創作品亦就是第一件藝術品,那就是手掌用顔料被噴在石牆上。

“後浪推前浪”是個古老的想法。我們許多人都知道艾薩克•牛頓爵士曾在信中寫道:「如果我能看得更遠,那是因爲我站在巨人的頭上。」
這說法可以追溯到希臘神話中的奧利安和塞達利翁。塞達利翁是一個侏儒,他坐在瞎子奧利安的肩膀上,帶領他會見太陽神—赫利俄斯;赫利俄斯其後令奧利安重見光明。對我來說,作為一個視覺藝術家,光線治癒失明的比喻特別引人入勝。這個說法似乎在十二世紀的某個時候進入西方文化,並歸功於沙特爾的法國哲學家伯納德,他寫道:“...我們就像巨人肩膀上的侏儒,所以我們可以比他們看到更多和在更遠距離的東西,不是憑我們視覺的清晰度,或身體上任何區別,而是因為我們被這龐然大物擡了起來”。 隨後,它已被廣泛利用來描述“共同合作”或“承先啓後”,並通用在不同情況之下。

“進步”就好像作品標題所反映那樣,是模仿,發展,撕裂和建立思想和原則的故事。我們從小便透過複製和實驗來學習,包括,聲音,社會規範,行為,語言,風格。所有藝術家都曾看過他們用來當作跳板的作品。雖然我找不到原句,但布拉克曾經說過:“每當畢加索來參觀,我便會把我的作品隱藏起來,因為他會模仿它們,並且弄得比原本的更好。
在作品裏所呈現的人物,那些藝術家,在我看來他們都是“巨人”。挑選他們有很多準則,例如他們都被列入正典中,或者他們都是我喜愛或一直影響著我的藝術家,那些都是令我肅然起敬的原因。我們只有透過認知他們才能走出他們對我們的影響,然後做出更好的作品。

正如剛才提及,在我的想法和創作裏,其中很重要的部分是與人合作。這一系列的相片就是最佳例子了。我特別感謝Evangelo Costadimas的創意和技術支援和和我一起創作這件作品。沒有他的幫忙和專業意見,這件作品不會以此形式出現。

短的版本

我對我的作品靈感是從哪裏來和它是如何被影響感興趣。這些作品是一個正在進行的系列的一部分,研究共同合作的想法和伟大藝術家的神話。

這系列的作品使用了魔術,詭計,煙霧和鏡子,和化妝,繪畫,油漆,銀,染料和投影機。
还有一部相機。

我希望你喜歡它們。

2013年11月 - 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