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示



「拍摄者挪用被拍摄的东西。」-苏珊•桑塔格

「告诉别人如何创作是原始的挪用形式。」-卜以思

自从我留意到小野洋子和索尔•勒维特的作品,我便受到他们如何在创作上运用指令所启发。制作,作品便能以不同的形式出现。

在这几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特别是在不久前我为那些希望在摄影中改进和厘清个人针对和方向的人举办了一个工作坊。在工作坊的其中一个,我分配了一点任务和练习,以鼓励参与者思考他们做了什么,如何以及为什么他们在做手头上的事。某些任务是技术性的,有些则是抽象的思维练习。起其中一个很好的学习方法就是教学。

这让我不断思考着。


在预备创作练习的过程中,小野洋子和索尔•勒维特经常令我反思。

然后当我为学生编制程序练习后,我便一直伸延那些练习,试图质疑和发现一些我作为艺术家关注的事物,例如:复制为建立创作风格和技巧过程的一部分;语言和翻译的不确定性性以及我经常思考到有关机会和随机性的一些想法。

目前我正创作一系列重现和传播这些作品的方法,包括利用在香港街头无处不在的亚克力标牌,凸版印刷,记事卡,地毯,文字转换语音程序和二进制代码。性,如果有人希望以纹身呈现,也可以是其中一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