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示

2015 进行中

指示

“摄影就是挪用所摄的东西 ”- 苏珊•桑塔格

这是一个后续。由我的系列‘后浪推前浪’,我一直以一种非常脆弱和迂迴的方式,构思一个想法。我重新了解我一直敬佩的几位艺术家的作品,特别是小野洋子和索尔•莱维特,我一直在思考作為一个艺术家应该怎样做作品,还有如何学习。

我察觉我也像许多其他人一样学习。透过模仿,实验,犯错,尝试可能或不可能的任务或偶尔成功的经验,所以某程度上,我是持续地复製。

我也渐渐发现其中一种学习方式是教学。

我偶尔会為有兴趣提升个人愿景或希望拍摄方向更清晰的人举办工作坊。作為其中一分子,我向参与者给了一系列的任务和练习,以帮助他们思考他们在做什麼,如何完成他们所做的工作以及為什麼他们要做这些事。有些是技术性的,其他的更像是思考练习。

从这些练习,我扩宽他们的思考,试图质疑和邀请他们探索一些我作為一个艺术家所感兴趣的各样事情。好像是复製,语言和翻译的不精确性,以及一如既往,有关机会和随机的想法。我也选择了一系列复製或传播这些作品的方法。从在香港无处不在的亚克力标牌到凸版卡。打字卡,地毯,数码字到语音生成器和二进制代码。谁知道还有什麼?可能纹身也可以。

这裡是其中创作中的一部分。

2015 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