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

彼岸花

我一直对「危中之美」这个意象很感兴趣,就像法语中「致命的女人」。它带有一种诱惑和背叛的隐喻。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颠覆它。我相信我能在绝处中找到美,而看来就只有我在寻觅它。我过去的作品包括,在铺路石的交点处,发现耶稣受难像的形态;或是在运动场上寻找线条的隐语。人们经常对身边美好的事物视而不见,我将之称为“隐藏之美”。

当前的瘟疫加深了我一直对科学和医学插图的兴趣和欣赏。还没有摄影技术之前,艺术家训练自己成为插画师并以此维生。他们把新发现记录下来,制作图像用于报告,航海日志,书籍等。艺术家们成为了航行和探索之旅的重要一员。现在,我们不用根据原著的原意,如视它们为殖民主义的文物或者在加强文化优势的语境下阅读。但它们可以让我们深入了解当时的社会规范,展示如何对待性别,以及社会和种族群体是如何构成的。

现在,高倍望远镜和电子显微镜让我们可以看到恒星和行星,细菌和病毒的形成和毁灭时美丽的画面。水彩画家,随身携带着素描本的科学家和石版画家,从错误的色彩处理到高精度的3D模型,他们所创作的图像和以前一样具有强大的艺术力量。

这些图像都具相当高的美学造诣。例如,名为“创生之柱”的著名老鹰星云图像,令很多人对天文学产生真正兴趣。在那个微观世界里,没有科技,我们无法发现绝美的例子。

警戒作用,是反伪装的一种,是在危险中找到美的一个例子。动物,昆虫和植物可以显之为警告,警告他们接近或食用它们是危险的。现在,随着技术的进步,我们可以微观诸如病毒之类的事物。在不同的环境中进行观察时,它们是如斯美妙绝伦,如斯引人入胜。当我越深入研究时,我发现的美就越多, 例如霉菌生长的颜色,细菌菌落形成的图案等。所有这些奇妙的的东西都可以进入美丽的境界。

最后,为什么我要把这件作品称为“彼岸花”?因为它可以通过多种方式阅读。危中有美,美中同样有危。最后,我们明了到自身在宇宙中是多么脆弱,所以,周遭的美也可能会随时消失。世界是公平的。

「花朵从我腐烂的身体中生长出来,我在其中,那就是永恒。」爱德华·蒙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