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十月至十一月,2010

短篇故事

“所有照片都提醒我们忘记了什么。 在这一点上 - 就像在其他方面一样 - 它们与绘画相反。 绘画记录了画家记得的。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忘记了不同的东西,一幅照片比一幅画可能会根据谁在看它而改变其意义。”《约定》, “他能跑多快”,约翰·伯格

我有很多作品是关于将日常事抽象化。 我喜欢在平凡和容易被忽略的事物中寻找美感。 随机而又没办法控制的事同时深深吸引著我。这些作品由已经发展了一段时间的概念和计划演变过来。

我其中一个兴趣是语言,特别是当我住在一个城市,我的母语不是主要用来沟通的语言,所以,我对如何谈论语言感浓厚兴趣。 语言可以描述為“美丽,丑陋,愤怒,侵略性,肌肉,柔软,漂亮”等等。 这些相同的词语可以用来描述物件,艺术作品和人物。 我也对视觉语言感兴趣 - 图像讲故事和传达时间的能力。 因此,我所展示的作品的代名词为“短篇故事”。

除了最近重读约翰•伯格(John Berger)的著作“观看的方式”之外,另一个启发我做这些作品的是中国书法,其重点是和谐的美学,无论是书写文字还是“展现的方法”。 这令我发展出一系列的作品,其叙事方法是不需要用肉眼观看(而又抽象的),但又不像新闻摄影那样描绘现实。观众会自行看见当中的转化。 如伯格所指出,我只是众多个作者中,其中一个尝试讲故事的人。

十月至十一月,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