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推前浪

2013年11月 - 12月

后浪推前浪

我像其他我怀疑的艺术家一样,对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如何影响我的创作和发展感兴趣。每当我思考这件事,我越意识到,一个伟大,崇高的艺术家形象只是一种神话式建构 ──一个陷入自我挣扎,缺失和卓越成就的浪漫故事。

我一直相信所有艺术家都是拍档,无论他们是否这样认為。我们不会在了无人烟的地方创作,我们没有人是在一个重未被探索过的岛屿里居住。作為一个艺术家,我的作品里有绝大部分是反映已有的知识和模糊别人的原创。

我觉得更需要问的不是何为原创,而是原创确实存在吗?艺术是互相受影响的,不是一切都被重新安排,改进或建立吗?但我们做创作时,我们发展一些想法,经验或记忆。有时是故意,但有时只是无心插柳。但没有事情是无中生有的。在我的记忆中,最后一件原创作品亦就是第一件艺术品,那就是手掌用颜料被喷在石墙上。

“后浪推前浪”是个古老的想法。我们许多人都知道艾萨克•牛顿爵士曾在信中写道:「如果我能看得更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头上。」
这说法可以追溯到希腊神话中的奥利安和塞达利翁。塞达利翁是一个侏儒,他坐在瞎子奥利安的肩膀上,带领他会见太阳神—赫利俄斯;赫利俄斯其后令奥利安重见光明。对我来说,作為一个视觉艺术家,光线治癒失明的比喻特别引人入胜。这个说法似乎在十二世纪的某个时候进入西方文化,并归功於沙特尔的法国哲学家伯纳德,他写道:“...我们就像巨人肩膀上的侏儒,所以我们可以比他们看到更多和在更远距离的东西,不是凭我们视觉的清晰度,或身体上任何区别,而是因為我们被这庞然大物抬了起来”。 随后,它已被广泛利用来描述“共同合作”或“承先启后”,并通用在不同情况之下。

“进步”就好像作品标题所反映那样,是模仿,发展,撕裂和建立思想和原则的故事。我们从小便透过复製和实验来学习,包括,声音,社会规范,行為,语言,风格。所有艺术家都曾看过他们用来当作跳板的作品。虽然我找不到原句,但布拉克曾经说过:“每当毕加索来参观,我便会把我的作品隐藏起来,因為他会模仿它们,并且弄得比原本的更好。

在作品里所呈现的人物,那些艺术家,在我看来他们都是“巨人”。挑选他们有很多準则,例如他们都被列入正典中,或者他们都是我喜爱或一直影响著我的艺术家,那些都是令我肃然起敬的原因。我们只有透过认知他们才能走出他们对我们的影响,然后做出更好的作品。

正如刚才提及,在我的想法和创作里,其中很重要的部分是与人合作。这一系列的相片就是最佳例子了。我特别感谢Evangelo Costadimas的创意和技术支援和和我一起创作这件作品。没有他的帮忙和专业意见,这件作品不会以此形式出现。

短的版本

我对我的作品灵感是从哪里来和它是如何被影响感兴趣。这些作品是一个正在进行的系列的一部分,研究共同合作的想法和受人敬仰的艺术家的神话。

这系列的作品使用魔术,诡计,烟雾和镜子,还有化妆,绘画,油漆,银,染料和投影机。和一部相机。

我希望你喜欢它们。

2013年11月 - 12月